生物多多
除了雪豹,我们还关注黄河源的马麝——因麝香而渐渐消失的物种
生物多多专业号 | 2019-12-5

2019年9月21-22日,原上草自然保护中心组织了黄河源马麝分布调查与保护会议,开始关注这一物种的保护。会议邀请了来自三江源黄河源地区的多个民间环保组织、民间专家、马麝研究专家、熟悉麝香应用的藏医等参加,共同分享和讨论黄河源马麝种群的现状、现在面临的问题,以及麝药在藏医中的使用。

根据分享的信息和讨论结果,参会各方共同探讨未来适合牧民环保人士参与的科学的马麝调查方法,以及适应地方文化、地方政策的潜在保护措施。

会议合影 | 原上草

我们为什么关注马麝?

马麝分布在喜马拉雅山的四个国家:不丹、尼泊尔、印度和中国。马麝在我国目前集中分布在青藏高原东部,一般栖息于海拔2000-5000米林线上缘的稀疏灌丛或丛林。马麝在自然中的天敌有狼、猞猁和金雕等肉食动物。

马麝在中国境内的分布 | 原上草

由于栖息地破坏和人类长期猎杀获取麝香,马麝的数量急剧下降,在2002年10月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2008年被IUCN列为濒危物种。然而,由于作为药材和香料的麝香需求量大,偷猎非常严重。但目前国内马麝的野外研究极少,保护行动更是由于缺乏本底信息而难以开展。

马麝在2002年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2008年被IUCN列为濒危物种

专家李邦博士总结了马麝国内研究概况,包括马麝种群变化、栖息地、食性和行为的研究结果。国内研究显示宁夏贺兰山的马麝数量迅速降低,这间接反映了国内马麝总数量正在减少、黄河源区域的生态保护亟需重视。李邦博士还介绍了白唇鹿和盘羊的保护研究现状。他认为发展珍稀野生动物养殖业对野生动物种群保护作用有限,就地保护是保护野生马麝种群的有力措施,因此需要科学家、NGO和当地牧民之间通力协作。

近代国内马麝数量变化(小图:德格县马麝被猎杀现场 ,摘自甘孜日报) | 李邦博士供图

黄河源的马麝,还好吗?

这次来参加讨论会的九个牧民环保协会、合作社,分别来自青海、甘肃、四川,涉及七个县,其中五个县在黄河源,另外两个县在玉树的长江和澜沧江边。在这次会议上,他们分别介绍了各自家乡的马麝种群情况,包括有马麝的分布和活动区域,以及各区域内马麝的数量,马麝种群数量变化的趋势。

这些民间环保组织参与保护马麝,不仅是为了保护马麝和生态环境,还是为保护与马麝相关的藏族文化,为了藏药的可持续发展。社区环保人还介绍了有关马麝的民俗文化——藏族人的精神与物质生活都与马麝有紧密的关系。马麝的藏语གླ་བ (Lawa),不但出现在藏族民间文学中,也出现在藏族谚语中,都透露着藏族人生活离不开马麝的信息。在藏医中,麝香和马麝肉有很高的药用价值,许多疾病的治疗会用到麝香。

环保组织介绍家乡的马麝种群情况 | 原上草

从黄河源果洛来的两位地方专家(以前的猎人)讲述了过去二三十年内马麝分布和种群数量变化的情况:

“1971年左右,我们猎杀过马麝,因为把马麝肉交给政府能得到奖金。”

“我们也要承认当时为了获取麝香,都猎杀过马麝,因为麝香能治疗各种疾病。”

“平时马麝白天睡在灌木和岩石中,清晨和傍晚才出来觅食。”

“当时,我最多能看到有十只马麝在一起,但现在一两只也很难看到。”

“在发情期,麝与其他动物不一样,是母的寻找公的交配,而不是公的找母的。”

“我们的冬季草场里草食动物较多,平时我们也在保护他们,但夏天搬到夏季草场后,外来修路人和挖虫草人的偷猎较频繁,这个也不好管。”

来自同德县玛隆生态文化研究协会负责人索南达杰介绍了他们最近几年内发现区域内马麝种群数量下降极快,因此他们在五个村内开展了马麝调查和保护的工作,共记录了13只公的、18只母的、4只幼崽。过去的几年该协会在三个村的地区清理了224个套子。索南达杰还带领村里的年轻人正在拍摄《寻找马麝的足迹》纪录片。

三个村内清理套子的数量  (地名不便透露)| 玛隆生态文化研究协会

藏在灌木丛的马麝宝宝 | 玛隆生态文化研究协会

来自甘南的甘加环保志愿者团队介绍了他们从2013年至今在区域内发现马麝的分布和种群的变化。过去的几十年内,团队发现区域内马麝的数量下降的特别明显,主要的原因是栖息地退缩和盗猎。而同样来自甘南玛曲的生态保护协会负责人交巴,也介绍了玛曲县境内马麝主要的分布和现状。

甘加地区正在退化的马麝栖息地 | 甘加环保志愿者

来自澜沧江源地区的尕麦爱心环保服务会介绍了从2000年到2018年之间,在区域内麝类数量和现状的调查情况,以及现在面临的威胁。盗猎是该区域主要的威胁。曲麻莱县高原之光生态畜牧业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尕桑金巴活佛针对现在马麝存在的威胁,强调了民间保护的行动的重要性,呼吁以后各自的地区采取更多的保护行动。

来自果洛地区的班玛仁拓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阿尼玛卿牧人生态保护协会、果洛之眼传统文化艺术发展公司、还有四川阿坝玛荣地区的周巴等介绍了各地区马麝的现状和面临的威胁。

青海省藏医院著名医生斗周才让介绍了麝香在藏医中的作用和使用情况。至今有一千多种藏药使用麝香,藏医的发展无法缺少麝香。他还强调了马麝对相关地方文化的重要性。近年市场上麝香资源逐渐缺少,导致麝香的市场价上涨,一斤麝香的价格从之前的几千元至现在的几万元。若现在藏区没有繁殖场或产量不能满足藏医市场的需求,以后野外麝类种群将面临更大的威胁。

青海省藏医院著名医生斗周才让在演讲 | 原上草

在分组讨论的环节中,各个小组对自己家乡的马麝威胁因素,进行了梳理总结、严重程度排序。综合各组的讨论结果,对马麝种群的威胁包括偷猎、栖息地破坏、肉食动物猎食、保护意识薄弱等。

分组讨论各地区的马麝威胁因素 | 原上草

在各地的排序中,偷猎都是排在第一位的,多是有外来人和本地人参与捕猎和买卖环节,为了获取麝香。栖息地破坏即灌木丛受到破坏和减少,原因包括近代砍伐树木、开矿修路、牧场围栏等。而近年藏族传统文化渐渐流失导致的社区价值观悄悄改变,使牧民与自然相互依赖、相互保护的关系遭受考验。

为了马麝,们会做些什么?

经过两天的讨论,伙伴们总结马麝最直接,最根本的威胁是来自昂贵的麝香、还有很多人购买麝香给领导及商人送礼。那采取保护,面临的问题是当地人缺乏保护马麝的意识;缺乏政策的支持;马麝栖息地区域内外来人(挖虫草人员和修路人)的管理不当;内外结对的盗猎。

讨论中提到的许多问题,都是在场民间环保人亲身体会到的。正是这些发生在身边的变化,让他们想要采取保护行动。金巴活佛说:这次马麝讨论会是一场及时雨。我们一直在说要做环境保护,但具体不知道保护什么、该怎么做。马麝将是个很好的保护目标。

保护专家刘大牛博士提出,民间机构是保护生态环境的核心部分。有了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及外部的资金支持,民间机构可以发挥很好的保护作用。为了调动社区民众参与保护的积极性,保护行动可以把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研究更好地结合到一起。

刘博士分享民间环保组织在生态保护中的作⽤ | 原上草

讨论结束的同时,我们把每个组织调查的区域在地图上做标记、划分范围、确定监测到的每个地名等记录,基于这个地图,并让每个组织讲继续监测与保护各区域的马麝种群。

各伙伴的工作区域图 | 原上草

原上草将以这次会议获得的信息为出发点,继续对黄河源马麝种群做进一步调查。这次会议仅仅是保护马麝的开端,在未来,原上草即将联合当地环保组织、科研专家、相关政府部门等多个利益相关方,探索马麝种群的保护之路。

寻找马麝的足迹 | 玛隆生态文化研究协会

信息与知识分享平台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